X

Android

IOS

X

微信订阅号

媒体新闻

洪灏:金融开放之后,外资不一定能竞争得过我们 日期:【2018-12-27】

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就是美联储的四次加息。12月20日,美联储再次宣布加息25个基点。2019年还将有几次加息?是否会给人民币汇率带来更大贬值压力?金融开放后中国本土机构和监管部门如何应对国际竞争和新挑战?

 

12月15日,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师、董事总经理洪灏在2018上海金融论坛上接受凤凰网财经的独家专访时表示,讨论美联储今后的加息节奏意义不大,造成目前市场波动的更大因素是下半年开始全球多国央行的同步缩表。

 

美联储不加息会引起更大市场波动

 

今年以来美联储的每次加息都会引发全球经济的波动,招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炮轰,希望美联储“见好就收”。

 

许多业界专家就美联储是否会在2019年继续加息、可能加息几次等问题作出预测。对此洪灏表示,讨论这一问题已经没有必要,“不加息那才是坏消息。设想一下,美联储作为掌握最大量现金的金融机构,如果在2019年放缓加息步伐,就意味着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放缓的速度快于预期,这很可能给市场带来比加息的短期冲击更大的扰动。”

 

在洪灏看来,造成目前市场波动的更大因素,来自于下半年开始全球多国央行的同步缩表。资产负债表的缩小意味着减少流通领域的货币量,从而会引起美元升值并向美国回流,以及美国国债规模减少。洪灏注意到,“今年年初的时候,人们还在讲全球复苏,到下半年已经不说了。美国国内市场上,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减仓速度非常快。”

 

从2017年10月开始,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以及特朗普采取减税政策刺激经济增长,美联储逐渐开始退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货币宽松政策。据美联储测算,2018年美联储减持的美债、MBS数额分别为2291亿、1409亿美元,到2019年将增至2724亿和1571亿美元,整体缩表进度将加快16.3%。

 

目前由于美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以及美联储加息缩表,洪灏预测,2019年美国国债收益率将处在上行通道,引发全球流动性紧缩和全球市场波动,“尤其是对新兴国家,例如阿根廷,在金融危机以后拥有的美元国债规模比以前大,这就是为什么今年美元一涨经济就不行了”,洪灏说道。

 

中国金融机构有实力应对国际竞争

 

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带来的更大挑战,给国内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如何应对国际金融机构“引进来”的挑战?根据自己对投资机构的观察和了解,洪灏抱有较大信心,他对凤凰网财经表示,“金融市场开放后,外资机构不一定能够竞争过我们,因为本土的金融机构,无论从投资实力,还是对中国经济运行的理解,都远远超过海外的投资机构。”在洪灏看来,中国有决心落实金融开放本身就反映出自身已经具备足够实力,不担心参与到国际竞争中。

 

并且,外资进入中国也需要借助国内金融机构的力量。“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比如瑞银、高盛高华这样的合资券商都做得很好,我相信中国合作方的帮助和支持,对他们在中国这么大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无论外资券商以何种形式进入,对本土知识的掌握都是很重要的,免得水土不服,这就需要有国内机构的帮助。”洪灏表示。

 

最后,洪灏还谈到科创板和注册制的推出。他认为科创板最大的意义在于解决了国内股票市场没有注册制的缺陷,表示“注册制的出发点是保护广大股民,也有利于中国股票市场的长期发展。”

 

洪灏认为,虽然从短期来看,由于科创板会分流一部分资金,给市场带来一定冲击。“但改革不可能没有成本,我们应该着眼于长远目标,不要由于短期的阵痛就放弃。注册制如果能够真正落实,中国资本市场实现进一步开放,对中国投资环境的改善有很大好处。”洪灏表示。

 

免责声明:本文章与图片均来源于互联网,福贝金融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涉及到版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本站将删除其内容。)

返回列表>>